《如父如子》,我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父亲

更新日期: 2018-08-04 阅读次数: 430 分类: 读书笔记

最近读过的最好的一部小说,《如父如子》。是夏目漱石的《心》之后,最能引导我重新审视自己的小说。作者是是枝裕和,佐野晶。我是看了是枝裕和的《无人知晓》之后,把是枝裕和的作品列了个清单,准备扫一遍。恰好,最近是枝裕和的电影《小偷家族》非常火爆,所以赶紧把这本看完的小说整理一下。

是枝裕和,真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,也只有这样的人适合写剧本,拍电影。

我也闪过自己是否是一个合格的父亲的念头,但是从来没有这么系统的思考过。

读《如父如子》的过程中,越发觉得自己跟庆多的渣渣爸爸良多很像。

有一天回到家,我跟媳妇说,“除了没钱,不帅,感觉我跟庆多的渣爹挺像的。。。”  

一些书摘

现在可以一键从微信读书里把笔记导出来,还挺方便的,有空写个自动转成 markdown 格式的小工具。

什么时候一个父亲能真正成为一个父亲呢?是从怎样的一刻起,一位父亲能够真正撑起“父亲”这个称号呢?

《如父如子》,我还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父亲

果然,生活中,大家都有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父亲的瞬间。

庆多觉得这个边先生和雄大一定是“朋友”。两人能互开玩笑、张开嘴巴大笑,这让他觉得很不可思议。他本来一直觉着大人是没有“朋友”的。妈妈没有“朋友”,爸爸也没有。

似乎是饺子太烫了,急不可耐往嘴里胡塞的雄大被烫得“哇”地一吐,放进嘴里的饺子顿时撒落在桌子上。 庆多顿时紧张起来,只要爸爸在家,你胆敢这么干,不但不给吃饭,还会被大骂一顿。 然而,所有人都在笑。仿佛刚才看到的是雄大的魔术表演一般,其乐无穷。

我也是制造紧张气氛的坏爸爸。

 

琉晴想吃的是那种白菜、魔芋粉丝、大葱和牛肉一股脑放进锅里,咕咚咕咚煮着吃的关东风味的牛肉火锅。 良多很没气量地反驳道,既然是牛肉火锅,火烤着吃才是正确的吃法。结果这倒让琉晴越发闹起别扭来,说是不吃了。

仿佛看到了我较真的样子。。。  

两人简直就像多年老友般无拘无束地闲聊起来。 绿看着雄大和母亲,他俩一样,都是性格豁达开朗的人

金钱和权利并不能证明你是个优秀的人  

“对这些事,你可不能嫌麻烦啊。” 这句话一下刺中了良多的心。他很排斥这句话,而原因并不是他有可以辩驳的理由,而是他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被看穿了。 雄大难得一脸正经地继续往下说: “这话我也不想说,不过这半年的‘交换留宿’,我跟庆多在一起的时间,比迄今为止良多先生跟庆多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啊。”

我也是嫌麻烦

“我觉得不仅仅是花时间的问题吧。”良多的言外之意是还有财力的问题。“说什么呢。就是时间啊,孩子就是时间。”雄大坚持道。良多却不以为然地继续说道:“有些工作是非我不可的。”雄大直视着良多。良多也直直地看回去。“为人父也是非你不可的工作吧。”

"为人父也是非你不可的工作吧" 这句话说的太棒了。估计导演大兄弟也没有做到。今天我要在 TODO 上加上这些 “为人父” 的工作。

“因为野野宫太太一家看起来太幸福了,所以我故意换的。”

人类的嫉妒心是多么可怕。

这当然是在调侃良辅。良辅直瞪眼,良多就当看不见。他已经不再害怕父亲了。以前他连跟父亲说话都感到恐惧,可以说完全活在父亲的掌控之下,但自力更生进入大学以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父亲再也不是那种不可违逆的存在了。

良多的酒量很好,却基本上不喝酒。就是因为他把父亲视为反面教材。

我也是这样。

 

“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那样努力的。”绿用低沉而锐利的声音说着,眼里含着悲痛。“你这说得好像努力是错的似的。”良多的声音也变得挑衅起来。“我的意思是总有些人就算再想努力,也努力不了。”绿一字一顿地挤出一句。这不单单是指庆多这件事,也是绿一直深深压抑的对良多的愤懑。良多确实对自己十分严格。他也要求其他人如此。要求别人跟他一样,就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。不管其中有什么缘由,都不允许有任何松懈。否则前方等待的将不仅仅是训斥、责备,还有轻蔑。对这些都视而不见地活下去才是幸福吧。然而,如今这种想法也不过是遥不可及的奢望。绿用饱含怒火的双眼紧盯着良多。

自那日之后的一周,良多持续加班,回到家已是深夜。良多用工作来逃避。他害怕面对绿的脸,而面对庆多又令他痛苦。但他自己是绝对不能承认的。他只是告诉他们:我很忙。他甚至不惜把下属的工作抢过来做,只为了消磨时间。

工作有时确实是为了消磨时间。  

“你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。比起跟庆多共度的这六年时光,你选择了‘血缘’。”

 

游乐设施都被“强壮孩子”所霸占,庆多甚至没有胆量靠近那里。良多怂恿道“爸爸替你去说”,但庆多还是说“我想回家”。

这些细节导演是如何收集的。看来是真的有一个小本本,随时记录。  

良多一边点头,一边想起庆多在成华学院的面试。庆多对面试官撒了谎,说夏天的回忆是“跟爸爸一起露营和放风筝”。 而雄大却要把它付诸现实。庆多连这种事都告诉了雄大吗,还是仅仅是个巧合?

 孩子需要这样的定期活动  

他说得没错。不知不觉间,良多在模仿着那个令他厌恶的父亲。

雄大朝庆多伸出手,这是自然而然的举动。庆多也自然而然地握住了雄大的手。两人手牵着手走过去,这背影正如父子。 在那个瞬间,良多抑制不住地胸口一痛。他做了无可挽回的事。他压抑着这份情绪。他早已习惯了压抑自己的感情。

如父如子

不过,这也比直接把他说哭要强吧。良多便放弃了训斥的念头,打算刷牙。只是,看着镜中映出的自己的脸,又看看这恶作剧的涂鸦,良多想着:这是自己一直希望儿子拥有的,而琉晴恰好持有的“强势”。

良多被一脚踢出去了。他明白了,恐怕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这个部门了吧。他想起宴会上波留奈说的那句话,那句“最可怕的是男人的嫉妒”。

职场上的嫉妒。所以还是自己单干更合适。  

良多并不是上山的孩子,连养子都算不上。良多终于发现,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他用得顺手的部下罢了,这发现让他痛苦万分。

良多苦笑着回到座位,像往常一样开始工作。   当晚依旧是只有绿和琉晴两个人的晚餐。时间是六点。今天也十分炎热。应琉晴的要求,吃的是“竹筛凉乌冬面”。

失意的男人回到家里,面对的是曾经被他冷落的人

早上,出门前良多只跟绿说了句“我被踢到宇都宫的技术研究所去了”。绿似乎吃惊不小,但并没再说些什么。

表现好的地方都归功于“血缘”,看不顺眼的地方都是“教养”不善之过,这副嘴脸酷似父亲良辅。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通通推给别人,这与他深恶痛绝的父亲如出一辙。

他从未因自己想要传达什么感情而拥抱庆多。这是第一次,良多想要通过拥抱把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情感传达给庆多。

爱评论不评论

近期节日

2018年08月23日 处暑
2018年08月25日 中元节
2018年08月26日 火人节
2018年09月03日 抗日胜利纪念日
2018年09月08日 白露
2018年09月08日 国际扫盲日
2018年09月10日 教师节
2018年09月16日 国际臭氧层保护日
2018年09月16日 世界清洁地球日
2018年09月18日 "九一八"事变纪念日
2018年09月20日 国际爱牙日
2018年09月21日 国际和平日
查看更多节日